首页 > 国际 > 正文

普利兹克奖“建筑界的诺贝尔奖”5颁给了非洲建筑师

2022-04-02 10:36 来源:互联网

       北京时间3月15日22时,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审团公布了2022年度普利兹克奖得主:来自非洲的建筑师迪埃贝多·弗朗西斯·凯雷(Diébédo Francis Kéré)。这是普利兹克奖自1979年创立以来,首次授予非洲建筑师。标志着奖项重新关注此前被边缘化了的建筑实践,这也许意味着西方建筑学本身的重大转向。

迪埃贝多·弗朗西斯·凯雷    @Lars Borges迪埃贝多·弗朗西斯·凯雷    @Lars Borges

  迪埃贝多·弗朗西斯·凯雷是建筑师、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,是普利兹克奖的第51位获奖者。他来自西非贫困国家布基纳法索的乡村,在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攻读学位后,回到祖国建造众多教育建筑。他使用地域材料建造超出建构本身的现代建筑,以设计为锚点改变社区发展方向,证明了建筑可以超出使用功能,带来的社会影响力。

  “弗朗西斯·凯雷在极度匮乏的土地上,开创可持续发展建筑。他既是建筑师也是服务者,通过美丽、谦逊、大胆的创造力,清晰的建筑语言和成熟的思想,改善了地球上一个时常被遗忘的地区中无数居民的人生,给人带来建筑学科范畴之外的馈赠,凯雷坚守了普利兹克奖项的使命。”普利兹克奖评审团评价道。

 Sarbalé Ke艺术装置    @Iwan BaanSarbalé Ke艺术装置    @Iwan Baan

  弗朗西斯·凯雷曾表示:“我希望能改变人们的思维定式,推动他们去实现梦想、承担风险。不能因为富有,就理所当然地浪费材料。不能因为贫穷,就固步自封不去尝试追求品质,每个人都理应享受品质,每个人都理应享受舒适,每个人都理应享受‘奢华’。人与人是紧密连接在一起的,对气候、民主和物质匮乏的忧虑是我们人类共同的课题。”

  弗朗西斯·凯雷1965年出生于布基纳法索——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低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,这里没有干净的饮用水、电力和基础设施,更谈不上建筑。

  “我在一个没有幼儿园的社区长大,但社区就是你的家,每个人会都照顾你,整个村庄都是你的游乐场。我整天都为找食物和饮水而奔波,但大家还是淳朴地居住在一起,一起交流,共同建造房屋。我记得我祖母坐在只有微弱灯光的房间里讲故事,而我们则紧紧挤在一起,房间里回荡着她的声音,也将我们包围在其中,她招呼我们靠得更近一些,形成一个安全的所在——这是我对建筑的第一次感知。”

  ——弗朗西斯·凯雷

马里国家公园   @Francis Kéré马里国家公园   @Francis Kéré

  凯雷是村长的长子,也是村里第一个上学的人,只是甘多并没有学校,所以他七岁就离开了家人。他在滕科多戈的小学教室是用水泥砌成的,缺乏通风和采光。在那种极端气候下,他与一百多名同学挤在一起上课,一次要忍受好几个小时,他发誓有一天一定要让学校变得更好。

  1985年,他背井离乡,他凭借职业木工奖学金前往德国柏林勤工俭学:白天学习如何搭建屋顶和制作家具,晚间攻读中学课程。1995年他再次获得奖学金,进入柏林工业大学,并于2004年毕业,获得了建筑学高级学位。

  虽然凯雷远离布基纳法索,但他的心从未离开过故乡。他认识到与自己受教育的权利连带的责任,建立了“Schulbausteine für Gando e.V。”基金会,翻译过来的意思是“筹建甘多学校”,后来在1998年更名为凯雷基金会,旨在筹集款项并倡导儿童拥有舒适教室的权利。他的第一个建筑作品就是甘多小学(2001 年,布基纳法索甘多),由甘多人民为自己而建造并使用。从构思到完成,当地群众都贡献了他们的智慧、劳动和资源,在建筑师对本土材料创造性的运用和现代工程理念的指导下,几乎全凭人工建造了学校的每一个部分。

  每次回到甘多,凯雷都向家乡父老传授有目标的想法、技术知识、对环境如何理解以及美学方案等。他以其文化敏感性和奉献精神,全情投入为人类服务,成为全世界慷慨克己、久久为功的典范。“我觉得自己工作是一项个人任务,是对这个社区的责任。其实每个人都可以花时间对现有的事物展开调查,我们必须努力创造改善人们生活所需的品质。”

  甘多小学   @Erik-Jan Owerkerk 

  甘多小学(布基纳法索甘多,2001年)为凯雷的建筑理念奠立了基础——为社区打造一个动力源泉,于功能上满足基本需求,于本质上弥补社会不公。他的理念反馈于建筑,需要涵盖双重解决方案——一个现代化的实体设计,以有限的资源实现建筑设施应对酷热高温和恶劣照明条件的可能;以及一个坚决的社会信念,以克服来自社区内部的种种不确定性。他在国际上筹措款项,从项目构想到职业技能的培训,他为当地居民创造了稳固的发展机会。就地取材的粘土经过水泥强化,形成热量聚集的砖块,可将凉爽的空气保留在室内,同时又能让热量通过砖块天花板和宽大的悬空高架屋顶散发出去,从而在没有空调的机械干预下实现通风。

  “在布基纳法索,好的建筑就是一间教室,你可以坐在那里,让滤过的光线按照你想要的方式进入,照在黑板上,或洒在课桌上。我们怎样才能带走太阳的热量,同时又能充分利用光线呢?要创造气候条件来提供基本的舒适感,实现真正意义的授课和学习,体会教学的乐趣。”

  ——弗朗西斯·凯雷

歌剧村   @Francis Kéré歌剧村   @Francis Kéré

歌剧村渲染图  @Kéré ArchitectureRender_J

  歌剧村渲染图  @Kéré ArchitectureRender_J

  医疗与社会福利中心  @Francis Kéré

  外科诊所与医疗中心  @ Francis Kéré 

  这个项目的成功使学校的在读学生人数从原先的120名增加到700名,并进一步促成了教师住房(布基纳法索甘多,2004年)、学校扩建(布基纳法索甘多,2008年)和图书馆(布基纳法索甘多,2019年)等项目的建设。

  甘多小学的成功使他在2004年获得了阿迦汗建筑奖,并鼓舞他2005年在德国柏林成立了自己的公司——凯雷建筑师事务所。随着更多的小学、中学、专科学校以及医疗设施的落成,不仅是布基纳法索、肯尼亚、莫桑比克和乌干达等地也纷纷效仿。凯雷在非洲的建筑作品取得了空前的效果,不仅为儿童提供教育、为病患提供医疗,还为成年人创造就业机会和培训职业技能,从而服务整个社区,并帮助社区的未来实现稳定发展。

  Lycée Schorge 中学    @Iwan Baan

  Lycée Schorge 中学   @ Francis Kéré 

  本加河畔学校  @ Francis Kéré

  2022年度评审辞中提到:“他深知,建筑关乎的是目标而非实物,是过程而非产品。弗朗西斯·凯雷以其全部作品向世人昭示:根植于当地的材料,能够创造无限的力量。他的建筑,为社区而建,与社区共存,直观反映出社区的方方面面——从建造、取材、规划到社区的特质都已融入建筑。”

  弗朗西斯·凯雷的作品,其本质和存在而言,是其与建筑环境互动的成果,通过在基层经验、学术质量、低技术、高技术和真正复杂的多元文化之间的非常个人化的平衡,将地方、国家、区域和全球层面纳入讨论中。除了非洲的建筑作品外,他在丹麦、德国、意大利、瑞士、英国和美国都有展馆和装置作品。他的重要作品还包括:Tippet Rise 艺术中心(2019年,美国蒙大拿州)、Léo 医生住房(2019年,布基纳法索 Léo)、Lycée Schorge 中学(2016年,布基纳法索 Koudougou)、马里国家公园(2010年,马里巴马科)和歌剧村(第一阶段,2010年,布基纳法索 Laongo)。

  布基纳理工学院  @ Francis Kéré

  Xylem展亭  @Iwan Baan

  莱奥医生之家  @ Francis Kéré

  蛇形画廊  @ Francis Kéré

  普利兹克建筑奖于1979年由已故的杰伊·普利兹克和他的妻子辛迪创立,每年授予一名或多名在世的建筑师, 以表彰其在建筑设计中所反映出的天赋、远见和责任感,及其通过建筑艺术对人类社会和人居环境所做出 的持续和卓著的贡献。

  历届获奖者:


编辑:shu070103